基金销售乱象二次调查:多类违规现象再现 标识“内部材料”打“擦边球”-世界上最大的睾丸

作者:世界地震发布时间all:2020年04月03日 03:30:25  【字号:      】

基金销售乱象二次调查:多类违规现象再现 标识“内部材料”打“擦边球”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财通基金、嘉实基金等公司近期的新基金宣传推介材料中,均出现了类似违规行为。

该基金为财通智慧成长,认购日期为3月18日至3月31日。

但事实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仍有投资者反馈称在微信群中收到了银行客户经理针对该基金“限额配售”的宣传和推广海报。

按照材料底部风险提示中表述,该基金所比较的同类是指银河证券三级分类下在2016年4月8日之前成立的同类基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银河证券数据发现,汇添富价值创造定开混合基金的银河证券三级分类为定期开放式偏股型基金,截至今年3月13日,该类别下仅有26只正式运作的基金数量,承担业绩代表性的基金数量为24只。

“内部材料”绕道监管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前述宣传材料中存在违规行为的多家基金公司均存在在材料中标注“内部材料”,实质或为规避监管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一份该基金海报中显示,海报右上角注明“渠道内参”,同时在海报最下部的小字列示的风险提示中标注称,“本材料仅供销售渠道内部交流,不得向客户进行宣传推介”。

而如果按照汇添富海报中所选取的时间:2018年1月19日至2020年2月7日的成立以来数据进行时间划分,该三级分类下,满足该时间区间的基金仅有3只基金。也就是说,汇添富基金海报中列示的“NO.1”,可比数据可能仅有3只基金。

“监管机构一直以来针对金融营销宣传都做了非常多的规范,之所以屡禁不止,其实还是各家公司的合规是否落实到位的问题。”4月2日,某公募基金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另一份该基金的宣传材料中,针对基金经理于洋的描述称,“于洋管理的医药基金和全市场基金,在同期大盘走弱甚至下跌的情况下净值翻倍,同类产品中业绩排名均为第一名”。资料显示,富国精准医疗的业绩比较基准为“中证精准医疗主题指数收益率50%+中债综合全价指数收益率50%”,数据显示,在于洋开始管理该基金的2017年11月17日起至2020年2月28日,该基金比较基准的回报为15.9%。

“限额销售”违规再现在本报报道提出“限额销售”涉及到“饥饿营销”,3月2日下发的监管通报对此进行了详细要求,规定称基金产品的募集上限、比例配售等安排,可以在宣传推介材料中作为风险提示事项予以列示说明,但不得以不同字体、加大字号等方式进行强调,不得作为销售主题进行营销宣传。

同时指出,除法律、法规、规章另有规定外,金融产品或金融服务经营者不得以业务合作方金融营销宣传行为非本机构作出为由,转移、减免应承担的责任。

比如汇添富基金在3月的一场直播中,通过答题形式发放红包;鹏华基金也有通过“猜图”送红包等类似活动。

误导行为频发除了“限额销售”等新问题之外,近期基金宣传推介材料中,误导投资者的表述依然存在。

除此之外,嘉实基金在嘉实瑞和的宣传海报中,也将拟任基金经理归凯管理的其他产品成立以来的整体业绩进行列示,但并未点明归凯并不是从产品成立以来一直管理。

另有汇添富基金,在一份汇添富价值创造定开混合基金的宣传海报中,用红色且最大号的字体在其中标注了“NO.1”的标识,指出其成立以来收益为同期同类“NO.1”。

原标题:基金销售乱象二次调查:多类违规现象再现 标识“内部材料”打“擦边球”

“有些公司会为了硬凑‘第一名’来选取对比维度,此前还出现过‘同类托管行同期发行第一’的表述。”有公募基金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譬如富国基金在旗下基金经理于洋的新基金富国医药成长30混合基金的宣传海报上,用最大号字体标注出“第一名”,这个第一名是指于洋的“任职回报排同类基金第一名”,但在这张海报中,并未明确说明同类基金是指什么类别、是指哪些产品。

“确实很多海报都是打着内部材料的旗号不进行合规要求,但是互联网时代谁也不能保证类似的海报只是在渠道内部作为参考。很多客户经理直接拿着基金公司的内部材料发给客户,基金公司也存在默许态度。”某公募基金从业人士表示。

基金销售乱象二次调查:多类违规现象再现 标识“内部材料”打“擦边球”

“内部材料”是否真能保证仅在内部使用?

此外,该海报中列示了于洋管理的富国新动力A、富国精准医疗、富国医疗保健三只基金的任职回报以及基金排名数据,但仅有富国新动力A一只基金按照该海报中的数据符合“任职回报排同类基金第一名”的描述。

而在4月1日发行的嘉实瑞和两年持有期混合型基金的海报中,亦将“限额30亿发售”在海报中用不同颜色以及字号的字体来进行强调。

在其看来,“需要明确的是宣传推介材料没有内部外部之分,应该接受同样标准的监管。”

“认购3天:4月1日-3日;限购30亿,末日比例配售”,这是中国银行一位客户经理在某客户群内发布的基金推介信息。

而资料显示,雷鸣自2015年1月才开始管理汇添富蓝筹稳健,任职以来仅有五年时间。

在东证资管的案例中,其3月11日发行的东方红启东三年持有基金的宣传材料中,提及基金经理李竞“现管理产品东方红稳健成长自成立以来累计回报277.9%”,但东方红稳健成长成立于2013年4月。宣传材料中没有说明的则是,李竞自2018年1月才开始管理该基金,数据显示,截至4月1日,李竞任职东方红稳健成长以来的任职回报为-15.83%。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近期还有基金公司通过发放红包的方式进行有奖销售等明令禁止的行为。

而此前监管通报中,已经指出登载基金经理过往业绩的,原则上应当覆盖该基金经理管理的全部同类产品且严格遵守法规关于业绩登载区间的要求,严禁片面选取基金经理特定或部分产品、特定或部分区间过往业绩进行宣传,产品宣传推介材料涉及基金经理专业背景信息的,应当客观、准确提供该基金经理与产品投资相关的任职情况。

一个月过去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多数基金公司反馈称,已经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审核相关推介材料。同时,也依旧有个别基金公司在基金宣传推介中存在打“擦边球”的现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采用“第一”、“唯一”等表述的还有南方基金一份海报中的“唯一一只”、鹏华基金在鹏华稳健回报混合基金中宣传的“全市场仅此一位”等等。

比如富国基金,其中一份宣传材料底部标注了“仅供行内学习使用”的标识,鹏华基金的宣传材料上也标注了“定向材料,请勿外发”。

事实上,限额销售带来的诱导投资者的问题一直被市场关注。此前本报记者调查发现,不少银行客户经理都会在推荐基金时提及,某个产品限额发售,肯定会有很多人购买,暗示投资者要赶紧购买。

譬如在支付宝APP的基金页面中,财通基金基金经理金梓才的新基金此前发售时,在首页将“实力领航限额发售”用不同颜色、不同字号的字体进行了突出强调。

其中,包括将“限额销售”作为主题进行宣传、模糊基金经理业绩等监管层近期刚刚明令禁止的行为;还有有奖销售、采用“稳健”“最好”“唯一”等表述的前期监管层已经叫停的违规行为。

混淆基金经理业绩事实上,基金宣传推介材料中对于基金经理过往业绩的描述,当前市场上同样存在混淆误导的情况。

但在去年12月发布、已在今年1月25日实施的《关于进一步规范金融营销宣传行为的通知》中,明确提出加强对业务合作方金融营销宣传行为的监督。金融产品或金融服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审慎确定与业务合作方的合作形式,明确约定本机构与业务合作方在金融营销宣传中的责任,金融产品或金融服务经营者应当监督业务合作方作出的与本机构相关的营销宣传活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近期多家基金公司的基金海报中都出现了类似“第一名”、“冠军”、“唯一”等表述。

比如今年3月汇添富基金针对旗下汇添富蓝筹稳健基金的一篇宣传文章中,就该基金过去3年至过去11年的业绩进行重点宣传,同时模糊其现任基金经理雷鸣的管理时间,称雷鸣管理的这只基金“有非常亮眼的中长期业绩”,并未明确指出雷鸣管理汇添富蓝筹稳健的具体时间及任职回报。

事实上,此前不乏基金公司在与本报记者沟通中认为,渠道方面的推介行为与基金公司无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月21日发布《爆款基金“套路”调查:饥饿营销、踩线宣传频现炮制“明星经理”漏洞百出》报道,指出基金销售环节存在的诸多问题。随后三月初,监管部门下发《严格规范宣传推介行为促进权益类基金健康发展》的监管情况通报,就相关问题进行披露同时要求强化基金公司在产品推介过程中的内控合规。




世界上最小的国家整理编辑)

基金销售乱象二次调查:多类违规现象再现 标识“内部材料”打“擦边球”相关新闻

专题推荐